10.0

2022-09-01发布:

波多野结衣高潮大喷水独居老人

精彩内容:

(一)

我是一位個性極度害羞的乖乖牌女孩子,從小到大功課都是名列前茅,人也長得挺漂亮的,從國小到大學,總是一直不乏男性仰慕者的追求。直到現在,我已曾交過兩位正式男友,小妹現在仍就學于台北的某國立大學。

也許該感謝我媽媽在懷胎九月時,毅然辭去煩心工作,專事生産,並于期間嚴格忌口,辛辣不沾之功勞吧。我是一個天生擁有一身雪白膚色、及亮麗面容的美麗女孩。

又因爲從小我就對美食毫無眷戀,所以我一直能夠保持著苗條纖細的姣好身材。勻稱修長的骨架,總讓我看起來比實際身高還要高些(實際上我衹有164cm啦,但常常有人以爲我有接近168cm的實力^^)。

因爲生性內向,所以朋友們對我一致的印象都是:她聲音細得像蚊子捂著嘴說悄悄話,每天平均說話的字數可以用十根手指頭算出來吧!

也許妳很難相信,除了家人及男友外,我真的沒有勇氣一個人在朋友們面前一口氣說上一整句完整的話,更別說是陌生人了——因爲那樣會讓我感到十分窘迫!

通常女孩子好姐妹淘們,沒大人時喜歡嘻嘻哈哈地聚在一起瞎攪胡鬧,完全沒有形象啰。但我即便跟很要好的朋友們在一起時,也衹敢怯生生地躲在旁裏靜靜傾聽。偶爾,我的好姐妹們會聯合起來作弄我,逼我非要在大家面前說上幾句無關要緊的話兒,我常常是吶吶了半晌,不知道該說些什幺,而且羞紅的耳根子一定會發燒半天。

去年寒假,我參加了一個學校公益社團舉辦的活動,是關于寒冬送暖給獨居老人、或流浪漢的愛心性質工作。

我曾邀男友一起參加,但他很乾脆爽快地就拒絕了我的提議。他說他並不是吝于付出愛心的人,但卻覺得生活中有更急迫的事情該先去顧及,比如念好書、賺點學費貼補家用之類的,所以不打算參加這個義工性質的活動,也勸我最好放棄這個唸頭,多爲自己將來想想。

但我總覺得,身爲一個幸福的女大學生,這輩子受之于人實在太多了。想想自己過去一直衹懂得汲汲營營地用功考試、唸書,從未想過照顧需要幫助的人,倘能利用這次寒假余暇,稍盡些綿薄回饋于社會,應該是件很不錯的事情!

于是,不顧男友的堅決反對,我毅然參與了這一係列寒冬送暖的活動……

開始幾次活動,大都是些演講及街頭募款說明會,參加義工的人數不少,但街頭實際募到的款項卻少得可憐!(據活動主辦單位透露,常是如此)大家辛勤之余,也多少有點灰心。

但帶隊的義工老前輩們總會鼓勵大家說,獨居老人或流浪漢們需要的,其實並不完全是金錢的幫助,有時義工們適時噓寒問暖、親往探訪照顧,才是他們最感開心的時刻。

基于這樣的信唸,我們亦采取了責任照顧制的方式,兩至叁名義工一組,負責輪流探訪照顧貧困的獨居老人,也不時到流浪漢聚集所在地,向他們發送一些食物及禦寒衣物等。

這樣的安排的確讓我獲益良多,透過一次次的實際探訪,我親眼見到了社會的灰暗面,踏進了常被世人忽略的心酸角落!我不衹一次的在訪視過程中落淚,每每活動結束回到家裏,看到家裏雖平凡,但卻不虞匮乏的一切,都讓我感到莫大安慰,並更堅定了我對這份付出的無怨無悔!

然而我卻從沒想到,這樣的愛心驅使下到了最後,竟讓我對一位臥病在床的獨居老人甘願付出了難以置信的一夜情!

……

(二)

就在某次例行探訪獨居老人的行程裏,男友因爲閑著沒事情做,經我慫恿下也陪同來幫忙。一個上午過去,男友都還算很有耐心的全程參與,我們見了兩位獨居臥病在床的老人,送去了衣物及奶粉之類的營養品。

然而,午後天公開始不作美了,冷風夾帶著涼飕飕的雨水點點飄落,用餐時男友開始有氣無力的向我訴苦,他想先脫隊離去了。我真有些不高興,覺得他太也沒有同情心及吃苦耐勞的毅力,所以我沒給他好臉色看。

他怕我會生氣,所以衹得勉強繼續乖乖跟著……

由于當天行程緊迫,義工媽媽們臨時決定,讓我跟男友獨自去探視一位臥病老人,他們則另去別處以爭取時間。我雖然有些膽怯(因爲我很怕開口說話),但想想至少還有男友在旁協助幫腔,應該沒有問題吧。所以,硬著頭皮就答應了下來。

在男友極不甘願的陪伴下,我們撐著小傘,頂著寒風,在萬華附近穿街過巷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所在——那是棟破舊的公寓,一樓沒有大門。我們直接上了二樓,按門號找到房間——一間小小陰暗的木板隔間房。

敲了一會兒門才有回應……

隔著薄板墻,依稀可以聽見一位舉步維艱的老人,正腳步蹒跚地緩緩踱了出來,然後老人又在門鎖上摸索了半天,好不容易才露出一條薄薄細細的門縫,一時遮遮掩掩地,躲在門後瞧著我們,竟似不敢開門。

那位老先生我們叫他「張伯伯」。

說起張伯伯,這人說老嘛其實看起來也還好,大約六十來歲年紀左右吧,瘦瘦、中等身材,灰發、半禿,框著副老花眼鏡,幾道狹長、暗色的皺紋就那幺擠做一堆在額頭,因爲掉了門牙,咿咿呀呀的,連話都說不太清楚了,

聽說他是在一次火災中失去了親人,左腿因灼傷而遭截肢,成了行動不便的殘疾老人,現在就靠賣彩券維生,一個月的收入相當有限,支付了房租後,大約衹剩下不到兩千塊,那要過一個月可說是相當困窘——公寓環境並不好,所以租金不貴,但張伯伯總覺得租金並不便宜,一個月要兩千多塊哩!

房裏面一張床、一個大衣櫃,是房東的,其余所有剩下的家當那是自己的,就堆在地板或床底下。整個房間充滿一股發黴味,鍋碗瓢盆、雜七雜八,牙刷、鉛筆、舊報,堆疊錯落,讓已經夠窄小的房間更顯得局促不堪!

類似這樣獨居在破落戶的老人,那陣子我見了不少,每次來到這樣的地方,我心裏總會思索一件事情,鎖門與不鎖門其實已無多大關係了吧!

但吊詭的是,大多像張伯伯這樣的獨居老人,盡管居住環境惡劣,還是會小心翼翼地緊緊把房門鎖好,有時甚至多添一個號碼鎖——他們總會對妳說,害怕遭小偷啦。其實,這樣的環境還會有什幺好偷的呢?

所以我以爲,他們是在害怕人群,害怕社會投注異樣的眼光吧,那是一種缺乏自我尊嚴的恐懼感!日暮衰老,遺忘孤獨,避世唸頭由然而起,衹想把自己塞入一個陳舊狹小、卻熟悉的空酒瓶中躲藏起來,還要緊緊栓牢、封密,盡管不舒適,總是自己的一方天地。老人們自欺的以爲,衹要這樣就不會有人發現自己脆弱孤苦的一面,然後他們就可以不時躲在那,撫著微弱的心髒,享受那點僅存的自尊。

首先我要說的是,男友不喜歡那樣的環境我可以理解,因爲任誰也難在那裏頭待上一時叁刻而不感到惡心頭暈,但他不應該表現出來,尤其在老伯伯面前,太沒風度了!

才進去不到一分鍾,男友當著張伯伯及我的面前撂下一句:「我受不了這種環境,我先出去了。」

難看的臉色讓我心裏真納悶與生氣,但總不好當場發作,所以我很禮貌的請他在外面等我,並向張伯伯解釋,他因爲生病,身體不舒服,所以要在外面透透氣。張伯伯反應雖慢,說話鈍鈍的,但也總算表達清楚了:「沒關係,有人來看我就很高興了!」

盡管如此,我還是爲男友無禮的表現感到歉疚,枉費他還是大學生,竟然這樣沒有修養,這些年的書真是白讀了!我這幺覺得。

就衹剩我一個人了。

接下來的時間,因爲不擅于說話,所以我先斟了一杯熱茶給張伯伯,就藉口幫忙他整理地板及床上雜物,掩飾了不說話的些許尴尬。但房間實在很小,能整理的也十分有限。張伯伯直嚷著不好意思,並很感激我爲他做的一切,「要是我兒子還在的話,一定要娶像妳這幺能幹的女孩子給他做兒媳婦!」

我到沒想過,但我喜歡能讓他開心些,所以再硬著頭皮陪他多聊了幾句——這已是我最大的努力。雖然氣氛淡淡,卻頗爲融洽溫馨。

雖然相處時間不多,但老人顯得不捨依依——是該走的時候了!

臨走之前,張伯伯堅持要送我一件禮物,說是一條絲巾之類,不過,放在櫃子上頭了,因爲行動不便,張伯伯請我點費力幫他拿取。那櫃子有些高,衹怕我會夠不到。我到外面請了久等的男友進房幫忙。

男友早已不耐煩了,嫌惡的表情寫在臉上,才走進,他就一聲不響直接踏上床沿,伸手摸索著上頭張伯伯要找的禮物絲巾。衣櫃上頭雜物不少,張伯伯也說不清楚到底擱在哪裏,直嚷嚷說:「再找一下、再找一下吧。」男友臉色越來越僵,越來越臭……

「啊!!?」突然一個不小心,男友從床沿跌落了下來。右手順勢扳落了衣櫃中的置物隔板,一下子,衣服、雜物、紙盒,翻落一地。

突然間,目光一亮,許許多多的色情照片及剪報從崩開的紙盒散了出來:床板、地面,到處都是春光一片,近旁還滾倒了一位充氣女洋娃娃(後來我才明白那是什幺)……

「啊!……」驟然看到這幺多男女露骨照片,我驚慌不已,羞紅了臉,不知道該往哪逃去。卻撇見張伯伯也是傻愣在那裏,完全僵住、吃驚……

該怎幺辦?誰來挽救僵局……

這最尴尬的時刻,男友突然哈哈大笑,說他真是見到了奇迹。男友轉身對獃滯的張伯伯笑說:「張老伯啊!妳還真是風流不減當年!果然人老心不老喔!哈哈哈……」

尴尬沒有化解,倒似雪上加霜!

我相信男友說這話並沒惡意,但是那可憐的張伯伯竟當場被激得哭了出來,哭得跟一個小孩子胡鬧似的!

我們都傻了,不知道該如何是好,然而手足無措的當下,最可惡的事卻發生了——男友打算不管了,而且是毫無妥協余地、甚至他還硬拉著我離開那裏!

我雖然害怕,也清楚這幺逃了似乎不妥,所以不願就走。但男友真發火了,完全不顧情面、發飙當場:「幹嘛理一個老不羞?!妳沒看他藏在房間裏的色情玩意嗎!妳是頭腦壞了是嗎!……」

平時溫文有禮的男友竟如此撕破了臉,粗言辱罵一位殘疾老人,我一時天旋地轉,感到好像世界全都扭曲變形!

我真是沒用的女孩子,竟然發生這樣的事情!

我感到無力與傷心,淚水一時奪眶傾泄,唉,我真是失敗!嗚嗚嗚……

丟下所有人,我轉身哭泣奔逃,遠遠隱沒在大雨之際……

(叁)

那天我全身濕透的回到了家,結果發燒。

在家躺了2天,男友打電話來,我又爲那件事跟他吵起來,結果他就跟我冷戰,連我感冒臥床都沒來問候一下,我心裏真的很難過,我不能理解他爲什幺表現的這幺冷血!即使看到那些色情照片也不能代表什幺吧!

想到張伯伯那天激動、哭鬧的模樣,我更替男友的行爲覺得羞愧。一想到這些就讓我寢食難安,于是燒一退,我就等不及帶著一些水果去向張伯伯道歉……

我到了張伯伯的住處之後,敲了敲門卻沒有回應,原本以爲沒有人在,正想離開時房門卻打開了,一看原來是張伯伯!

他從半掩著的門縫裏狐疑的看著我,表情好像是不明白爲什幺我會這個時候出現,因爲今天並不是我們既有的行程。我馬上表明來意,並乞求他的諒解。張伯伯沒有什幺反應,他慢吞吞的開了門,請我進去坐坐。

我進去之後,就把水果打開請張伯伯吃,爲了方便,我是買已經削皮、切好的水果盒;然後開始幫他收拾房間,邊收拾、我還邊叫張伯伯趕快吃水果。可是張伯伯卻站在一旁動也不動,衹是愣愣的看著我發呆,我以爲張伯伯還在生氣男友的事,所以我又再次跟他道歉,可是張伯伯衹是搖搖頭不肯說話。

過了一會,張伯伯突然掉下眼淚。我看著哭泣的張伯伯,也嚇了一跳,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幺辦好,衹得連忙又是安慰、又是道歉的。

這個時候張伯伯卻握住我的手,哽咽的說,他原本以爲上次我看到那些色情玩意之後會不理他,他說老婆死的早,這些年來無依無靠,生活又困苦,所幸他也沒有什幺不良嗜好,生活開銷勉強還能維持,但生理上的沖動卻是在所難免,所以才會收集那些照片、剪報,他並不是下流的人,好不容易有我們這些好心的義工來關心他,他好怕以後又要孤單的過日子……

我聽了更覺得男友真是千萬個不應該,張伯伯根本就沒有錯。

看著張伯伯邊說邊哭,我連忙扶著他,讓他坐在床沿,張伯伯可能是哭的太傷心,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,顯得很可憐,我趕緊拿毛巾幫他擦臉,擦著擦著,張伯伯突然用力的咳嗽起來,我想張伯伯大概是嗆到了,于是坐到他身旁,輕輕的拍著他的背,過了一會,張伯伯才漸漸的不再咳了。

我爲了安慰張伯伯,就告訴他說我不會因此而不理他的,況且,生理上的需求本來就是正常的啊——雖然我在說這些話時還是覺得有點難爲情,但爲了不再傷張伯伯的心,我還是鼓起勇氣的說出來。

這時候,張伯伯緊緊的捉著我的雙手,激動的說:「謝謝!」我反而覺得很不好意思。

突然之間,我覺得張伯伯真的是好可憐,年紀說大也不算太大,行動不便,又孤苦無依,生理上有沖動,衹好靠那些照片、剪報,還有充氣娃娃來解決——這是人之常情,可是我男友卻那樣羞辱他!

心裏突然有一種奇特的唸頭,像是想替男友贖罪,又像是想慰藉一下這個可憐的老人,我慢慢的將張伯伯的手拉過來放在我的胸前,當張伯伯的手快要碰到我的胸部時,我緊張的心髒都快跳出來了!

張伯伯發現我要做什幺時,衹是張大眼睛看著我,一臉不可置信的模樣……

終于,他的手隔著衣服按著我的胸部!

這個時候張伯伯才突然有了反應,他急忙把手抽回去,低著頭不敢看我,氣氛變的相當尴尬!而我也覺得很難爲情,急急忙忙收拾了東西,就跟張伯伯告別了……

我回到家之後,一直想著我今天的大膽行爲,我不知道我當時在想什幺,不過,除了難爲情之外,我並沒有後悔、或是覺得對不起誰的感覺,唯一的印象就是,張伯伯那枯瘦、冰涼的手貼在我柔軟、溫熱的胸部時,張伯伯似乎在那瞬間閃過一抹安詳的表情……

後來又到了既定的探訪行程,我跟其他2個義工到張伯伯的家去拜訪他,我本來還擔心張伯伯會不會有什幺異樣的舉動,可是一直到我們要走了,張伯伯都跟平常一樣沒什幺不同。

終于,我們東西收拾好要離開了。

張伯伯蹒跚的走到門口要送我們,我看著張伯伯一副慾言又止的模樣,心想該不會是想跟我說上次的事情吧,所以當我跟另外2個義工媽媽分手之後,我又折回張伯伯的公寓去……

張伯伯一開門發現是我,顯得很高興,口齒不清的連聲請我進去坐一坐,等我坐定之後,張伯伯又是那副慾言又止的模樣,結果2個人半天沒吭聲,氣氛又變得尴尬了——我心想,張伯伯一定是爲了上次摸到我的胸部的事情而想跟我說些什幺,衹是我猜不出來而已……

這樣一直沈默下去也不是辦法,于是我就問張伯伯是不是想告訴我什幺事?張伯伯聽我這幺一問,突然笑得很不好意思,然後結結巴巴的問我,爲什幺上次要讓他摸我的胸部?

我當然不會說是因爲可憐他,因爲這些獨居老人的自尊心特別強,如果妳表現出可憐他們的心態,反而會傷害到他們,所以我就告訴張伯伯,是因爲我男友的不禮貌、以及表示我支持他發泄生理需求的方式。

張伯伯聽了之後,又是不停的說著「謝謝」,弄得我很不好意思。

突然,張伯伯安靜下來,不發一語,我搞不清楚張伯伯又怎幺了,于是不停的問他怎幺了?不舒服嗎?過了半饷,張伯伯才用細如蚊蚋的聲音說,能不能再讓他摸一下?

我沒料到張伯伯竟會提出這種要求,登時我瞪大眼睛,傻愣愣看著張伯伯,張伯伯一看我的反應,就轉過身去,一直說對不起,叫我不要理他。

我本來被張伯伯的要求嚇了一跳,但是看到張伯伯這種反應,我就知道他其實是鼓起很大的勇氣才提出這種要求的,我一方面怕傷到他的心,一方面又可憐他,而且上次也是我主動讓他摸的,想想這樣做其實也是撫慰一個孤獨老人的方式!

于是我站起身來走向張伯伯,輕輕的牽起他冰涼瘦弱的手貼在我的臉上,然後慢慢的滑向我柔軟的胸部,最後停在我的乳房……

張伯伯定定的看著我,突然,眼淚就這幺沿著他斑駁的臉頰滑落。張伯伯嗚咽的說著感謝的話,他說上天待他還算不薄,原本那場大火讓他家破人亡,身體傷殘之後他還一度輕生,沒想到這幺一個糟老頭,還有像我這幺善良的女孩子願意這樣花費時間精神來照顧他、關心他,甚至還接受他這幺無理的要求。

我看張伯伯這樣子也忍不住掉下眼淚,心裏默默的想著我所擁有的幸福,也想到社會上還有那幺多人得這幺努力才能勉強維持生活,其他的需求、或是生命的尊嚴衹能碰運氣了,我不禁緊緊抱著張伯伯,希望能多給他一些溫暖的感受!

就這樣,過了一會,我發現張伯伯的手正輕輕的搓揉著我的胸部,我嚇了一跳,趕緊推開張伯伯,張伯伯被我這幺一推,整個人就跌倒在那張破舊的床上,我懊悔著我的魯莽,立刻過去查看張伯伯有沒有受傷。

張伯伯是沒有明顯的外傷,但是很顯然,我是傷了他的心,他開始哭嚷、嘟哝著一些聽不清楚的話,衹聽得出來什幺「……欺侮他……老不羞……癞蛤蟆想吃天鵝肉……」等等的。

無論我怎幺說他都不肯起來,直往床與墻的角落擠去,還叫我回家去,不要再來了。我真的覺得我是成事不足、敗事有余,明明是來安慰張伯伯的,也是我主動讓他摸的,結果就因爲我一時的緊張而推開他,也同時羞辱了他的尊嚴!

我急著想辦法安撫張伯伯,並且表示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張伯伯衹是縮在床上,背對著我,不肯理我。我想,衹有表現出我是真心誠意要對他好,而不是要玩弄他,才能化解張伯伯對我的誤會了——唸頭一轉,我咬著牙脫掉外套,然後慢慢的解開上衣的鈕扣……

當時天氣雖然不很冷,而且是在室內,但衹剩一件內衣的我還是冷的起雞皮疙瘩,可是,想到如果因此能幫助一個自尊受損的老人,這一點點的犧牲是值得的!

于是我慢慢的躺上床,然後抱住張伯伯的頭,將他靠在我的胸口,老人家的體溫不太高,當張伯伯的後腦勺貼上我的胸脯時,我覺得冰涼而紮人。張伯伯起先還掙紮了一下,不願意靠過來,後來好像發現靠著的是我半裸的上身,他驚訝的轉過身來……

張伯伯兩眼發直的盯著我的身體,我被他看的很不好意思,但是又怕我萬一又搞砸了,恐怕張伯伯再也不會相信別人了,所以我乾脆閉上眼睛,什幺都不想——感覺上好像過了很久張伯伯都沒有動靜!正當我打算睜開眼看看情況時,我感覺到一衹冰涼的手輕輕的包住我的乳房……

我嚇了一跳,但是很快的我就忍住那種害怕的感覺——張伯伯的手就這樣包覆著我的胸部,偶而輕柔的捉一下我的乳房……

就這樣過了幾分鍾後,我發現張伯伯正笨拙的試著要脫下我的內衣,這時我開始緊張了,我不知道該不該讓張伯伯脫下我的內衣——萬一事情一發不可收拾的話該怎幺辦?

可是,我又怕我要是阻止他,會不會又傷了他?

當時我的腦子裏一團混亂,滿腦子全都是散落一地的色情照片、充氣娃娃,還有男友惡言辱罵張伯伯的景象……

突然間,我覺得我的乳頭上傳來一種柔軟、濕熱、帶點刺痛的觸感,原來在剛剛發呆的時候,張伯伯竟然已經解開我的胸罩,他現在正含著我的乳頭,用力的吸著,彷彿是一個饑渴的孩童正接受著母親的餵哺!

我原本驚恐的情緒在看到這景象之後,頓時平靜下來,我輕撫著張伯伯灰白稀疏的頭發,感動著我終于能慰藉一個需要被關懷的心靈!

張伯伯貪婪的在我的2個乳房上吸出了一個、又一個紅色的印子,乳頭也因爲張伯伯吸的太用力而隱隱脹痛——然而我當時卻認爲,承受這一點點的痛就可以讓一個傷殘老人得到尊嚴和希望,如此的代價真是微不足道!

過了許久,張伯伯擡起頭看著我,眼神已經顯得精神許多,也年輕許多,他的表情好像是那種傳統農村的老農在豐收後,感恩謝天的模樣——看到張伯伯這樣子的改變,讓我心裏感到更加踏實!

結果,張伯伯在此時卻對我說「能不能幫他把衣服脫掉?」我楞了一下,不知道張伯伯打算作什幺?而且我長這幺大,也衹看過男友的身體,我不知道我有沒有勇氣去看另一個男人的身體,即使他是一個需要關懷的傷殘老人!

張伯伯又說「不好意思,但是他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,能不能好人做到底,讓他光著身子抱我一下?」

我本來不想答應他,但是看到張伯伯因爲我的付出而有這幺好的轉變,況且我剛剛連胸部都讓他吸了那幺久,還留下一大片吻痕,就算在讓他的身體貼著我也不算什幺了吧?!再說,如果真的情況不對,以張伯伯的身體情況,我也應該還來得及抽身吧?!

看著張伯伯殷切期盼的臉,我一咬牙,微微的點了頭,然後開始幫張伯伯脫下他的毛背心和衛生衣。才剛脫完,張伯伯表示連褲子也要脫,我心想,好吧!于是就把張伯伯的褲子也脫掉,衹留下一件寬鬆的四角內褲不敢脫。

張伯伯也沒有勉強我脫他的內褲,他一臉興奮的將我壓在床板上,又親、又舔、又抱、又摟的——看到張伯伯這樣有點急色的模樣,我想,即使是他那已過世的老婆,年輕時也沒我漂亮吧?

想到這裏,我竟然有種優越感,我想,反正都已經到這地步了,就讓張伯伯逞一下手足之慾吧,這樣就可以讓他的靈魂得到救贖,也可以彌補我男友所犯下的錯誤——一方面,這種唸頭也是爲了說服我自己,爲什幺現在光著上身躺在床上,讓一個獨居老人上下其手。

人或許都是貪心的,有了飯吃就想要喝湯,有湯喝就想吃飯後水果——現在張伯伯竟然掀開我的裙子,打算脫我的內褲!這下子我可不能任他予取予求了,連男友多次要求我都不妥協的最後防線,連我最親密的男友都不曾見過的我的私密地帶,張伯伯怎幺可以呢?

我趕緊拉住內褲,不讓張伯伯脫掉,並且哀求張伯伯說,「妳可以摸我、親我,但是不可以脫我的內褲」,張伯伯卻立刻跪在床上,哀求我說「讓他看吧,他已經幾十年沒看過女人了」,他甚至還說「那些照片上的第叁點都看不到,他已經不記得女人長什幺樣子了,他也保證他不會亂來,要我可憐可憐他一個糟老頭吧」……

我雖然覺得張伯伯很可憐,可是我實在是沒辦法讓別人脫下我的內褲!

張伯伯看我不願意的樣子,竟然說「如果我不答應,他就跪著不起來了」!當時我心裏頭真的是急的不得了,我真的不知道該怎幺辦?又不可能讓張伯伯這樣跪著不起來,但是我也不願意讓別人看到我全裸的模樣。

就在我猶豫的時候,張伯伯竟然在床板上磕起頭來,木板床被張伯伯的頭敲的砰砰作響!

我連忙扶起張伯伯,不讓他再磕下去,看著張伯伯這幺痛苦的樣子,我實在是不忍心,心想,事情發展到這地步我也有責任,我告訴張伯伯說,「好!我答應妳!但是妳真的不能太過分喔!」

說完,我緩緩的站起身來,硬著頭皮解開我的裙子,脫下裙子之後,我的手卻不敢繼續動作。

看著張伯伯那副苦苦哀求的模樣,我把心一橫,忍著眼淚,彎下腰去脫下我的內褲——那真的是一個奇異的景象:一張破舊的木板床上,跪著一個左腿傷殘的老人,而他的面前,站著一個全身赤裸的女大學生!……

張伯伯整個人幾乎要貼在我的下半身上,我甚至可以感覺到毛發上有他沈重的呼吸……

張伯伯雙手托住我的腰和臀,把臉埋在我的叁角地帶。我緊張的大叫:「張伯伯!妳不要親那裏啦!」張伯伯衹是一直說著「好香、好香、好溫暖!……」

我覺得很難爲情,但是又不好推開他,于是我告訴張伯伯說「我覺得好冷,可以穿上衣服了嗎?」張伯伯說「再等一下、再一下就好……」,可是我真的覺得很冷,甚至開始打冷顫。

張伯伯可能怕我太冷,他要我躺下,並且幫我蓋上被子,然後他也跟著鑽了進來,那件被子不是很保暖的那種,不過當時我感冒才剛好,而且天氣又冷,又沒穿衣服,所以顧不得那幺多,整個人蜷縮在被窩裏。

張伯伯鑽進被子後,又對著我的小妹妹又親又摸的,我當時真的是羞的滿臉通紅的,然而張伯伯除了又親又摸之外,也沒有多做什幺了,所以我也漸漸地放心下來,放任張伯伯在我身上手口並用……

迷迷糊糊間,我覺得有種奇怪麻癢的感覺從下半身傳來,熱熱的、濕濕的,而且軟軟的,還會亂動,我嚇了一跳,大叫一聲,掀開被子一看,原來是張伯伯正用他的舌頭舔我的下面!

我急的大叫:「張伯伯,妳怎幺在舔那邊?很髒耶!」

事實上我不是不知道這就是口交,我的姐妹淘們有時也會討論她們跟男友相處的情形,當然也包含了親密的行爲,每次她們在講的時候,我都聽的面紅耳赤的,雖然覺得不好意思,也不應該公開討論那種事情,但是女孩子對性的好奇其實也不亞于男生,衹是我們比較不敢直接表現出來而已,衹是沒想到,現在竟然有個老人正在幫我口交,而那邊連我男友都還沒看過呢!

我又羞又急,但是又不知道該怎幺辦?

張伯伯不管我,繼續賣力的舔著我的陰部,一陣陣奇妙的感覺,隨著羞恥感同時一起沖擊著我——我覺得該阻止張伯伯,可是又覺得這個感覺蠻舒服的,希望張伯伯繼續舔下去……

不行!我怎幺可以有這種唸頭?!

「快……快住手……」

我努力的伸手想要推開張伯伯的頭,但是張伯伯卻絲毫沒有退縮的意思,反而更加賣力的深入我的身體……

「啊……」沒想到我竟然叫出這種下流的聲音!

張伯伯聽到我的叫聲更是努力,舔的我渾身發軟使不上力,房間裏衹聽到不曾稍停的啧啧聲中,偶爾伴隨著年輕女孩的呻吟……

好不容易我從喉嚨深處擠出幾個字,「張伯伯,求求妳,不要再舔了……」

沒想到,張伯伯竟然真的停手了!

我喘著氣,努力的想要平靜下來,突然間,我感覺有個滾燙的東西正抵在我的陰道口,我一下子還沒意識到那是什幺,下一秒,一陣撕裂的痛楚從我的身體裏面傳來,我才發現,原來剛剛那個熱的發燙的東西是張伯伯的陽具,那幺,下體傳來的刺痛感不就是?!……

我的情緒頓時崩潰了!

我大聲的哭叫著,「張伯伯,妳怎幺可以這樣?妳騙我!妳答應我不會亂來的……」

我不停的捶打張伯伯,推他、抓他,試圖從他胯下掙脫,然而,平時看似瘦弱的張伯伯此時卻像一座山一樣,無論我怎幺努力,也無法移動他一分一毫!

我看著張伯伯兩眼布滿血絲,表情顯得有點猙獰,除了五官相似之外,他沒有任何一點我所認識的張伯伯的感覺,此刻的張伯伯讓我覺得陌生而可怕!

驚慌失措的我完全忘了要反抗,衹是兩眼發直看著張伯伯,沈重的氣息隨著他的呼吸,一陣、一陣的噴在我的臉上,直接吸入張伯伯呼出的空氣讓我想要作嘔,也讓我的神智稍稍回複。

短暫的停頓讓身體裏面的疼痛雖然稍有減緩,然而一種鼓脹的感覺還是讓我覺得很不舒服,我再一次努力的想要將張伯伯推出我的身體,但是張伯伯還是一動也不動,我不斷使勁的推著他的肩膀……

突然,他深呼吸一口氣之後,身體再度用力一挺,這一次我才真正感覺到錐心刺骨的痛楚,那是一種灼熱的燒痛、帶有被扯裂的感覺!

我痛的大聲哀嚎,原來,這一次我的處女膜才真的被刺穿了!

我拼命的想要推開張伯伯,無奈雙手居然一點力氣也沒有,身體上的痛、以及心裏的懊悔讓我泣不成聲,我放棄了無意義的掙紮,衹是不停的流著眼淚,任憑張伯伯在我身上來、回的抽動,任他乾癟的嘴唇在我身上到處吸啜,讓他布滿皺紋的手在我白皙的肌膚上留下一道、一道,用力過猛所殘留的紅色指痕,我都不管了!……

當時我的身體完全沒有知覺,一片空白的腦子衹是冷冷的看著這一幕,彷彿那不是發生在我身上,赤裸的男女離我好近、又好遠,男人的身體好像爬行中的蠶,不停的重複著弓起腰杆、然後拉直身體的動作,女子雪白纖瘦的身體隨著男人節奏分明的上、下擺動著,像是一個沒有配樂、沒有對白的默劇……

直到不久後張伯伯才發出奇怪的低吼聲,他用力的抱緊我,一陣顫抖之後,整個人脫力似的趴在我身上,一下子,所有的感覺都湧現了……

老人撫摸著我的雙手,感覺冰涼又滑順,貼在我身上的男人裸身,感覺黏膩而溫熱,他呼出來的混濁氣息幾乎直接噴在我的臉上,讓我覺得有點窒息,陰道裏面依然脹仗滿滿的,還有酸麻灼熱的疼痛——那是張伯伯還未離開我身體的陰莖!

有東西流下來了,讓我的兩腿之間覺得癢癢的——是男人的精液?我的血?還是我的淚?

我的眼淚一直沒停歇……

張伯伯在我的身上休息了一下之後,發現闖禍了,他不停的跟我道歉,他說因爲我真的太美了,他說幾十年沒見過女人了,他實在是忍不住,又說了一大串我聽都沒聽進去的話,因爲他說的再多也挽回不了已經發生的事實,我再也不乾凈了!

張伯伯發現我衹是一直流淚,他也不再說話,過了一會,我發現他正拿著他脫下的衛生衣在清理我的下體,刺痛的感覺還沒完全消失,每當張伯伯碰到我腫脹的陰部時,就是再次的提醒我這個殘酷的事實。

張伯伯再度開口,說叫我看點吧,事情都已經發生了,況且我也該有責任,因爲是我先勾引他的!我當時一聽到這裏,簡直是無法置信,我歇斯底裏的狂叫著:「不是這樣子!我才不是要勾引妳才讓妳摸我的身體的!我不是!……」

我的腦子一時間好像血液被抽乾一樣,一陣暈眩之後,我就失去了知覺……

昏昏沈沈之中好像聽到有人在叫我,好不容易睜開眼,一看張伯伯已經穿好衣服,坐在床沿看著我,我發現我依然是一絲不挂的躺在張伯伯的床上,身上唯一的遮蔽是那床不甚暖和的被子。

張伯伯看到我清醒了,連忙端一杯水要給我,我無力的搖了搖頭,拒絕了那杯水,掀開被子,準備穿回我的衣服,這個地方我一秒鍾都不想多待!

我才剛坐起身子,就覺得身體很不舒服,陰道裏還留著火辣辣的疼痛感,我看了一下,發現陰唇紅腫不堪,而且兩腿之間還垂著一道不知道混了什幺的分泌物……

我看著那道混濁的黏液,愣愣的發著呆……

突然,張伯伯拿著我的外套披在我赤裸的身上,我轉頭看著張伯伯,他又變成當初那個有點鈍鈍的、感覺和藹可親的獨居老人了——我無法聯想這就是不久前奪走我貞操的罪魁禍首!

張伯伯隨著我的視線看到那道痕迹,他又拿毛巾要幫我擦乾凈,我不想再讓他碰我的身體,一把搶過毛巾來,忍著疼痛將那惡心的東西擦掉。

當我開始穿衣服時,張伯伯不發一語在旁邊看著我,直到我穿著完畢、準備離開時,張伯伯又開始一直道歉,他說「他知道一切都是他不對,他剛剛會說是我勾引他,也衹是希望減輕自己的愧疚感;我是一個很善良的女孩子,肯爲他這個非親非故的老頭付出這幺多,他很抱歉一時沖動克制不住,結果毀了我……」

我忍住眼淚,搖搖頭,對張伯伯說:「妳不要再說了!說再多也挽回不了什幺,妳能還我的清白來嗎?妳的一句」對不起「能抵我一輩子的幸福嗎?」說到這裏,眼淚還是忍不住流出來。

張伯伯甚至又跪下來拼命的磕頭陪罪,微禿的額頭敲在磨石子地板上砰砰作響,聽來相當嚇人——就是這個動作!就是它讓我做出後悔一輩子的決定!

我留下一句:「我永遠都不會原諒妳的!」然後就跑出張伯伯的公寓……

回到家之後,我把自己鎖在浴室裏,沾滿泡沫的浴綿一次、又一次的擦拭著身體,卻怎幺樣也洗不掉張伯伯冰涼的手指、混濁的呼吸,和陰道裏的燒灼。我在浴缸裏邊洗、邊流淚,直到皮膚都泡腫了,那痛楚還是洗不掉!

接下來的日子裏,我沒有走出房門一步,義工隊的活動我也缺席了,父母和男友以爲是因爲我跟男友吵架所致,男友還親自帶了一大束花來陪罪。不過,我還是把自己關在房間裏不想出去,男友來也被我拒在門外,因爲我覺得我不知道如何面對他。

我哭累了就睡,醒過來就哭,這樣子不知道過了幾天……

我的喉嚨好乾,頭好痛,眼睛更是難過的幾乎睜不開,我覺得我虛弱的像是要死掉一樣!

人好像在生死關頭才會開始比較珍惜生命。我好渴,掙紮著想起床,可是我卻連起床的力氣都沒有,我開始害怕我會不會就這樣死在床上,對死亡的恐懼讓我想要努力活著——水,我想喝水!……

突然間有人扶著我的頭,把杯子貼在我乾裂的嘴唇上,微溫的水流進我的喉嚨時,感覺好痛,但是第二口水流進來時,感覺真是甘美!腫痛的雙眼看不清那是誰,但是那聲音我再熟悉也不過了——男友的語氣好溫柔,他問我要不要吃點東西,我搖了搖頭,我衹想再喝點水。

男友又溫柔的餵我喝了水,他叫我別生他的氣,他還說他也不會再惹我生氣了。在他的照顧下,隔天我的身體就大致恢複了——原來我衹昏昏沈沈的過了2天,感覺上卻好像過了快一個星期!

之後,男友變的好細心、好體貼,我卻覺得對他有所愧欠。

接下來的幾天,我不斷思索著事情發展成這樣子,到底是誰的錯:雖然失去了女孩子最寶貴的貞操,然而害怕死亡的恐懼卻讓我對此比較能釋懷,也比較能用不同的角度去思考這件事——

雖說張伯伯絕對難辭其咎,但是我覺得,也許我自己也太大意了,面對一個仍有生理沖動的男人,我的行爲根本就像是羊入虎口,如同張伯伯說的,即使我不是那幺想,但我的行爲的確是在引誘他犯罪;尤其是接下來有幾次我可以退縮的時候,竟然天真的以爲我是在救贖他、而做出不該做的決定!

我還是不能原諒張伯伯嗎?我想除非我先原諒我自己,從小一直備受呵護的我,一心以爲自己長大了,能力夠了,可以獨當一面了,我不想再被當成父母的小公主,我想證明自己可以幫助別人,幫助社會,甚至可以拯救別人的靈魂,我錯了!我還是太嫩了!我是被自己所設計的,而不是張伯伯,他衹是無法克制自己、而順著我安排的劇本參與表演的配角而已!

隔天我就辭去義工隊的工作,雖然想通了,但我還是不願再見到張伯伯,因爲在心底,我還是希望錯不在我身上,而是張伯伯害的……

同隊的義工媽媽們雖然很捨不得我,但也不好多作挽留,因爲義工性質的工作本來就不是強迫性的。男友以爲我是聽了他的話而退出的,也感到有點不好意思,但是又很高興。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過去,身體與心裏的傷痕雖然不痛了,但是也是永遠都不會消失!

後來聽說張伯伯一直托義工媽媽找我,然而我並不想再見到他。後來聽說張伯伯搬走了,沒有人知道他搬到哪裏去了,我以爲這將是我最後一次聽到張伯伯的消息。

有一天,我輾轉收到一個封的密密的紙盒,打開一看,裏面是一條絲巾、一件沾有血迹和一些淡黃色痕迹的衛生衣、還有一封信——是張伯伯寫來的!

潦草的筆迹寫著『他對不起我,但事情已經發生、而且也無法挽回,他一直想要想辦法彌補我,但是他想不出有任何方法可以彌補這個錯;他很感謝我曾經爲他付出那幺多,要送我的絲巾他已經找到了;那件衣服他不知道該怎幺處理?隨便丟棄又好像不妥,于是一起給了我;希望他所犯的錯有一天能得到諒解,也希望我不至于因此而失去幸福……』

信的最後他還是寫了:『謝謝』;還有:『對不起』。

……

【全文完】 波多野结衣高潮大喷水